全国政协网站

河北省人大网站

河北省政府网站

欢迎来到河北政协新闻网!

 

首 页 省政协新闻 市县政协新闻 民主党派新闻 河北新闻 国内外新闻 委员风采 议政建言 他山之石 热点聚焦 时事点评

 
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政协新闻网 -> 书画 -> 文章内容

珍藏孙犁诗集《白洋淀之曲》

      来源:  

 

《白洋淀之曲》扉页

      在我的书橱中,并排着孙犁的近 20 册专著,有他的长篇《风云初记》、中篇《铁木前传》、短篇集《白洋淀纪事》,有写他的传记、评论集,还有他晚年出版的《晚华集》等十来个回忆录类的小册子。其中他的诗集《白洋淀之曲》最薄,诗集中收入《白洋淀之曲》《儿童团长》《梨花湾的故事》《春耕曲》《大小麦粒》《山海关红绫歌》《小站国旗歌》共 7 首长诗,连“后记”总共才 80 页,挤在书架上似乎很难找出。书虽小,但我却格外珍重。

      为啥这样说呢?首先是它伴随我走过 54 年的不平凡历程。诗集于 1964 年 4 月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当年 10 月我在天津八里台书店买到,那时我已是南开大学中文系五年级学生,称得上 “孙犁迷”,但凡他出的书必买,必读。从那时起,诗集《白洋淀之曲》伴随我 1965 年毕业后在天津参加了工作,翌年随河北省会搬迁到保定,1968 年又搬迁到石家庄,随后进学习班,进干校,1970 年落脚省直一事业单位稳定下来。工作稳定了却没有固定居所,几十年间,辗转多地,数次搬家,所存不少书刊被人抢了,或丢了,《白洋淀之曲》却幸存下来。可是,不知在何时何地破损了封面,幸好扉页仍存,全书还算基本完好。

      再就是,孙犁作为文学大家,誉满文坛。提到孙犁,必提白洋淀。他创建的 “荷花淀”文学流派,代有传人,影响深远,但评论界极少谈他的诗,基本都是谈他的小说,他的散文,甚至不少读者不知孙犁有诗作。其实,孙犁不仅写诗,出过诗集,而且他的长诗《白洋淀之曲》还是他写白洋淀最早的作品。

      孙犁(1913-2002)是河北安平县人,1936-1937 年他曾在白洋淀边安新县同口镇教了一年多小学,有机会熟悉水乡的风土人情和渔民生活。1937 年 7 月,中国人民开始了全面抗战,孙犁即投身抗日斗争,到阜平县做抗日的组织和宣传工作,成为战火中的一名歌手。 1939 年 12 月 20 日,孙犁在阜平东湾,写出了长篇叙事诗《白洋淀之曲》,成为他最早描写白洋淀战斗生活的作品,并登在了当时晋察冀通讯社编印的《文艺通讯》上。1944 年孙犁赴延安,1945 年在延安写了名篇《荷花淀》《芦花荡》,发在当年 5 月 15 日《解放日报》上,但较之《白洋淀之曲》晚 6 年。

      从孙犁的创作年谱中可以看出,他从 1939 年写《白洋淀之曲》,到 1980 年写《被删小记》(即他的名篇《荷花淀》收入中学语文课本时被删节),孙犁写白洋淀,长达 40 多年,但第一部却是长诗《白洋淀之曲》,所以值得珍重。

      还应提及的是,孙犁的诗同他的小说、散文一样,清新俊雅,秀丽亮堂,在平白的叙事中给人以鼓舞。孙犁说,“诗是很难写好的,它比散文更难。”“诗应该有一种力量:号召的力量,感动的力量,启发的力量,或是陶冶的力量。没有一种力量,能叫作诗吗?……”

       读了《白洋淀之曲》这首长诗,在动听的故事中确实给人一种“号召的力量”“感动的力量”“启发的力量”“陶冶的力量”。

      诗的开篇即写道:“拿起铁尖的木棍,/ 菱姑两脚 / 像飞一样,/ 跳上冰床。 / 冰床只铺上一片苇席。/ 一个柳条编制的小篮,/ 放着一包点心,/ 一件棉衣。/ 菱姑站立在冰床的后端,/ 只用木棍在冰上一点,/ 冰床就开始奔跑,/ 像箭离了弦。”读到此,我就想,冬日冰封的白洋淀,女孩儿菱姑带上小篮、拿上点心和棉衣,撑着冰床去干什么呢?

      读完全诗才知道,这是孙犁用倒叙的手法写一对年轻夫妇(水生和菱姑)在白洋淀坚持抗日打鬼子的故事。诗中说,菱姑自幼生长在白洋淀端村,五六岁时便在水草中捡鱼。16 岁时她认识了一个叫水生的小伙子,不知哪村人,与菱姑很要好,还送给她一顶黑绒帽。后来他们结了婚。村里成立抗日游击小组,水生踊跃参加,却在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了。于是,菱姑接过水生的枪,上战场奋勇杀敌。诗的开篇就是写菱姑听到水生“负伤”的消息后,赶忙出发探望的情景。

      如果只听这个故事,并没有多少传奇性,关键在于诗意的表达上特色独具。论者普遍认为,孙犁的小说、散文是诗化的语言;反过来说,他的诗又是散文化的语言,冷静的白描中渗透着浓郁的情感,平白如话的叙述却又颇含深意,耐人寻味。

      开篇写菱姑撑冰床是这样,整首诗的叙事同样如此。如写八个战友葬埋水生:“八个穿黑衣服的,/ 抬着一个白木棺,/ 在棺前 / 挑起一个白纸剪成的幡。”如写菱姑接过水生的枪:“过去她拿起水生的枪,/ 曾经手颤;/ 现在握住枪,/ 就像按住了水生跳动的心房!”“伴着水生,/ 菱姑走上战场;/ 在战场,/ 就像两人生活在船上。”

       读孙犁的诗是一种享受,如若不信,请读读这首《白洋淀之曲》吧。(王礼人)

作者: 责任编辑:河北政协新闻网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收 藏]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67692916
Copyright 2004 HeBei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北省政协门户网站 政协河北省委员会《乡音》杂志社
政协河北省委员会《乡音》杂志社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222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