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网站

河北省人大网站

河北省政府网站

欢迎来到河北政协新闻网!

 

首 页 省政协新闻 市县政协新闻 民主党派新闻 河北新闻 国内外新闻 委员风采 议政建言 他山之石 热点聚焦 时事点评

 
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政协新闻网 -> 随笔 -> 文章内容

回望父亲的印记

      来源:  

 

  父亲去世整整30年了。当年,父亲带着对生命的热爱和眷恋,对未来的期待和向往,坚强地与病魔抗争的神态,一直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30年来,我不时虔诚地追寻父亲的生命印记,愈来愈感到:父亲既是严父,又是良师,更是一部内容丰富的浩瀚家书。

攥着锄钩子耪地的童年

  我记得小时候,父亲常讲起他坎坷、苦涩的童年。父亲不满10岁时,勤劳能干的祖父撒手人寰,我的两个姑姑、伯父、父亲姐弟四人,全由祖母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在旧社会的农村,一个家庭突然失去了顶梁柱,可谓是遭遇了塌天大祸,无疑会对家人的生活造成致命的打击,足以改变全家人的命运,孤儿寡母艰难困苦的日子可想而知。
  祖父去世后,父亲姐弟四人从快乐到失意,犹如从天上掉到了地下。这样大起大落的痛苦、困难、酸涩的家境,给父亲幼小的心灵打下了深刻的烙印。失去了大山般的父爱,我的父亲和伯父在童年时期经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辛酸与磨炼。由于年少个小,到大田中耕时节,小哥俩都要攥着不带锄杠的锄钩子耪地,不知是祖父手脚麻利的遗传,还是哥俩心中的责任,虽然每每累得腰酸背痛,活儿倒也干得利落。
  童年的艰辛,养成了父亲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品格。父亲年轻时,既当农民又当农村教师,他向本家两位兄长学庄稼把式的技能,成为十里八乡标准的庄稼汉子。小学低年级时,父亲给我讲李绅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问:“干吗人们非在晴天烈日时耪地?”父亲说:“那是因为锄下有火,可以使多雨的土地尽快干松;锄下有水,干旱季节能保持土壤水分和和营养;人勤地不懒,多锄地能有好收成。”我大学毕业当农民后,才知道父亲的那番话在理。
  攥着锄钩子耪地成为父亲一生的伤痕。1987年国庆期间,刚从水电部一局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伯父,回到家乡看望父老乡亲和抗战时期的老战友、老部下。期间,父亲陪着伯父,老哥俩从抗日战争说到改革开放,有说不完的心里话。看得出来,伯父、父亲都特别开心。记得有一天我陪着伯父、父亲聊天,父亲哽咽着问了一句:“哥,咱爹没了以后,咱俩拉着锄钩子耪地的事,你还记得吗?”伯父说:“立辉,我能忘得了吗?”接着,老哥俩便是一段无言的沉默。可见,童年失去父爱的伤痛,父亲晚年时都不曾淡化。

卖宅子卖地办学的父亲

  抗战时期,父亲参加教育工作后,特别是从入党时起,就牢记党的教育,党员要讲信仰、讲信念,要一心为公。身为党员的父亲,把自己的心思和精力全部用在了教育事业上。在当地父老乡亲和学生中,父亲是颇有声望的。
  我上小学时,父亲常说起新中国成立初期,自己卖房子、卖地,办完小的事。我参加工作后,了解父亲办崔刘杨完小情况的老人们,还常说起当年父亲办学的种种不易。
  1950年秋,父亲调高湾区崔刘杨小学工作。崔刘杨小学驻地在崔庄。崔庄是革命老区,又是父亲的外祖家,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中共七大正式代表崔岳南就是该村人。当时,崔刘杨小学只是个缺校舍、缺师资的教学点。热心教育的父亲,通过深入了解情况感到,该校的办学规模、办学水平、办学质量,均不符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老区人民的热切期望。1950年下半年,在乡亲们支持下,父亲大胆地向县政府提出了办崔刘杨完全小学的意见。
  近年来,王彦荣主任、郝连恒部长等父亲的得意弟子,忆起父亲办学的事说:“张老师为办完小的事,徒步上盐山,当天打来回,不知跑了多少趟。”办学,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可真办起来绝非易事。父亲生前多次说,当年,县政府对办完小控制十分严格。开始几次找县领导,不管怎么说,就是不吐口儿,但父亲的执着感动了乡亲们。父亲说,有天,三妗子(崔岳南的母亲)听说县领导来村工作,老人家立马找到领导说:“办完小的事,你们可得管啊,要是把俺外甥急疯了咋办?”这次,县领导专门听取了区、乡政府负责同志的意见,相关负责同志明确表态支持办学。
  之后,父亲又连续去县政府找蒋华亭县长汇报。经多方努力,县里同意办学意向,但没有资金支持。父亲说:“那就发动群众搞募捐!”领导说:“上级有规定不许募捐!”父亲说:“我们回去想办法。”回家的路上父亲想,办完小从领导不吐口儿到原则同意,这就是胜利。在困难面前,父亲是个从不服输的人,没有上级的资金支持,就靠群众、靠自己。靠群众,就得自己带头。最终,父亲想到了卖房子、卖地这条路,这是一种艰难的抉择。但想到能办学校,父亲心中又有一种快慰。父亲开始琢磨着怎么向祖母开口。
  从小对祖母孝顺的父亲,一进门脸就沉了下来。祖母问;“这是咋的,遇上烦心事啦?”父亲不说话。父亲越不说,祖母越追问:“有吗事娘给你做主。”一听这话,父亲说:“娘啊,办完小的事黄了,上级没钱,我咋和乡亲们交待!”祖母问:“你有法,就说出来。”“那咱得卖几间房子、再卖点地。”父亲说。见状,祖母只好答应了父亲卖房子、卖地盖学校的事。
  在祖母的支持下,父亲卖掉三间半沿街房子、村西头的二亩半良田和两行成材树,用来捐资助学。为避开当时上级不许募捐的规定,父亲发动乡亲们以乐捐的形式,有钱添钱,有物添物,掀起了办完小的热潮。父亲的学生,我的恩师崔金元书记前几天在电话上说:“为办学之需,当时表叔(指我父亲)还协调把北齐村的庙产--两棵大槐树运来作办学物资。”为支持办学,乡长路秀芳特意把行章放在我父亲手里,以便建校派车等应急之用。在乡亲们的大力支持下,1951年下半年,没花上级一分钱,崔刘杨完小建成校舍20间。当年,实现高小招生五个班,成为当地的一段佳话(1991年版《盐山县志》记载了父亲办学的事迹,称其为“办学迷”)。同时,在有关方面支持下,学校调入韩悦坦、张麟甫、郭诰晋、刘荩臣几位学识渊博的名师,使学校的师资力量得到明显加强,营造了一个良好育人的小环境,为社会培养了一批批有用之材。1956年5月,父亲恋恋不舍地离开崔刘杨完小,到盐山县干校任职。

父亲读书修身的印记

  父亲,一生对读书求知有着特殊的感情。大哥说:“诚实、勤劳,是我们家风的根本;读书、修身,是我们家风的特点;和善、奋进,是我们家风的目标;知足、感恩,是我们的主要心态。”父亲是读书修身传统的开创者。伯父、父亲年幼时,祖父、祖母支持他们上学识字,上了三年私塾,祖父去世,他们失学了。后来,哥俩边种地边自学。父亲认真钻研,勤学好问,得到乡村“圣人”张清源老先生的“真传”。
  父亲,用心读书,享受阅读,博闻强记,知识面很宽,对古文、珠算、历史、地理学有所成。凡是他认识的汉字,语音、声调、字意掌握的极准确。他有很强的写作能力和演讲能力。他写的许多诗歌讲究遣词造句,生动形象、文笔凝练、朗朗上口。他的演讲讲究抑扬顿挫,紧扣听众心弦,主题鲜明,富于哲理,能够对听者起到很好的激励教育作用。
  在长期的教学过程中,父亲始终体现出先当学生、后当先生、精益求精、不耻下问的学风。他办学校、当校长,一生献给了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父亲讲究求真务实,反对沽名钓誉,对工作执着、严格。从青年到老年,生活极有规律,一个是学习,一个是工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嗜好。
  父亲言传身教,把读书修身的优秀品质,传给了子孙后代。他勤劳简朴的品格、为人处世的情操、孜孜以求的精神、厚道善良的传承,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对儿孙是一种熏陶、一种约束,更是一种激励。在父亲远行的岁月里,我悟出了无字家书中蕴含着的苦涩与深奥、坚毅与追求、理智与通达。
  家是心灵的港湾。家风,身教重于言教,是一种无痕的教育。我祈盼着天堂里的父亲,在儿孙的祝福和思念里安然。愿父亲的印记,恒久地渗透在我们的骨髓里,让其成为一种不朽的传承,伴随着生命岁月长存。

作者:张兴华 责任编辑:河北政协新闻网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收 藏]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67692916
Copyright 2004 HeBei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北省政协门户网站 政协河北省委员会《乡音》杂志社
政协河北省委员会《乡音》杂志社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222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