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省政协新闻 市县政协新闻 民主党派新闻 河北新闻 国内外新闻 委员风采 议政建言 他山之石 热点聚焦 时事点评

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政协新闻网 -> 文史经纬 -> 文章内容

戚继光的沉浮

      来源:人民网  

 

  明代中后期政治黑暗,与之相伴生的是党争激烈、倾轧不已。阖党、浙党、闽党、齐党、东林党冲突迭生,生死相搏;红丸案、移宫案、挺击案纷至沓来,冤冤相报。这种险恶的政治环境使得不少文武大臣举步维艰,动辄得咎,甚至葬送自己的政治前程,成为某一政治人物或政治势力的牺牲品。当时的爱国名将、抗倭英雄戚继光的遭遇,就比较典型地反映了这一现象。
  戚继光(1528-1588年)出生于将门之家,先后任过参将、副总兵、总兵等军职。自公元1555年起,他怀着“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崇高理想,投身于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先后同倭寇作战八十余次,取得了著名的台州大捷、平海卫大捷,荡平了浙江、福建等地的倭寇,为保卫东南沿海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堪称抗倭民族英雄、杰出的军事家。尔后他奉命调到北方前线,镇守蓟州,承担赴守卫京的重任,“在镇十六年,边备修饬,蓟门宴然”,有效地捍卫了京师重地的安全。在长期的战争实践中,他还创立了鸳鸯阵等阵法,革新技术,并撰著兵学名著《纪效新书》、《练兵实纪》,为中国古代军事学术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戚继光能够在军事领域有杰出的建树,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在很大程度上也受益于谭纶、张居正等朝廷要员的赏识和器重。应该说,这种器重是合理恰当的,是慧眼识珠,知人善任。其中张居正对戚继光的器重主要是在戚继光担任蓟州总兵期间。他将那些与戚继光作对的当地文官调离蓟州,使戚继光免受各种掣肘,可以放手大干。他还向戚继光的部队提供充足的供给,使其拥有购买军马、制造火器和战车的雄厚财力。戚继光对张居正的赏识也深怀感激,经常奔走其门,以示效忠。显而易见,他属于张居正圈子里的人。但张居正在任首辅期间,大权独揽,厉行改革,得罪了不少朝中权贵。他们对其恨之入骨,一直试图报复。因此当张居正去世不久,这群霄小之徒就开始攻击、诬陷他“贪滥僭奢,招权树党,忘亲欺群,蔽主殃民”。昏庸的万历帝不辨是非,听信这些权贵的诬陷之辞,开始对张居正进行清算,剥夺其太师的头衔,没收其家产,勾销其子进士翰林的身份。
  戚继光曾受张居正的器重,双方关系密切,是众人皆知的。在那些必欲彻底搞臭张居正的人眼里,戚继光属于张的同党,也系需打击的对象。于是他们在清算前首辅的所谓“罪状”时,也将矛头指向戚继光,甚至说戚继光给张居正的信件有“谋逆”的嫌疑,“夜中开门递进,意欲何为?”“莫非反状乎?”万历帝听了这些蛊惑挑拨的言辞后,也对戚继光产生反感和忌恨,遂下令将戚继光调离京师重地,去当无所事事的广东总兵。随着朝廷中权贵们清算张居正之风越来越烈,戚继光的处境也变得越来越艰难。时任兵部给事中的张希皋乘机弹劾戚继光,朝廷遂于万历二十年十一月正式下诏罢免戚继光的广东总兵官职务,由右军都督佥事刘凤祥代之。于是,一代名将戚继光因与张居正的亲密关系而被削职为民,以此彻底丧失了在战场上跃马横戈、报效国家的机会。在悒郁情绪的折磨打击下,戚继光变得苍老憔悴,过了三年物质清贫、精神痛苦的孤独生活后,终于一病不起,“鸡三叼,将星殒矣!”曾在军事上作出过重大建树,有大功于朝廷的元戎宿将,就这样为当时黑暗腐朽的政治无情地吞噬了。
  戚继光的荣辱遭遇,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古代封建政治中的重大弊端之一,这就是结党拉派,党同伐异。一个人是否可信,是否能在政治上委以重任,很大程度上不是根据他的德才表现,而是看他是否是自己圈子里的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该人哪怕是酒囊饭袋,也无妨让他平步青云;反之,倘若该人属于异己分子,那么尽管他才高八斗,也当摈弃不用,而且他越是有能力,就越是要予以排斥打击。这种按圈子划线、凭亲疏用人的结果,自然而然导致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象的普遍存在。戚继光在这方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摘自《光明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河北政协新闻网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收 藏]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67692916
Copyright 2004 HeBei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北省政协乡音杂志社 版权所有 冀ICP备19025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