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抗日军民的领袖”李运昌

来源:《乡音》杂志 作者:郑立军 时间:2022-12-08


 李运昌将军(摄于1941年)

        李运昌是乐亭县人,1908年9月21日生。1925年经李大钊介绍,入黄埔军校四期学习。1937年任河北省委书记,1941年任冀东军分区司令员直至抗战胜利,1949年任热河省委书记、省政府主席,解放后任交通部党组书记、司法部第一副部长等职,是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代表,第三、四、五届政协常委。在中共十二、十三大上,连续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2008年10月2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2007年9月21日,是著名抗日将领李运昌的百岁诞辰。此间,时任兴隆县政协主席刘丽珍受全县人民的委托,赴京看望了老将军,大家不由忆起老将军在河北的战斗岁月。


 时任兴隆县政协主席刘丽珍看望百岁将军李运昌 


“开辟冀东抗日根据地”

         1927年4月,李运昌被任命为潮普惠三县军事委员会主席并任前线指挥部总指挥,领导一万多农民军武装暴动。这时候的李运昌刚刚18岁。是年冬,李运昌接到上级命令,指示他去“开辟冀东抗日根据地”。当他回到家乡乐亭时,中共乐亭县特支党组织已瘫痪多日,李运昌就用在广东汕头与彭湃工作时学习掌握的发动农军工作方法,迅速了解到党组织遭受破坏的基本情况,在全县秘密串联做工作,恢复了一些党组织。在中共顺直省委的安排下,1928年2月建立了中共乐亭县委,李运昌担任了县委书记,县委成立后,很快把全县的党组织都恢复了。

        这年夏天,国民党的势力开始到达北方,唐山各县也建立了国民党县党部。李运昌决定利用国共第一次合作的有利基础,趁国民党一来就进行国民党员登记的有利机会,让一批共产党员主动去县党部登记,趁机打入了国民党县党部,顺势把一些反动派分子、土豪劣绅搞掉了。当国民党醒悟过来,共产党员已经为工人农民利益做了不少工作。

        1928年7月,李运昌作为中共乐亭县的代表,到天津参加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这次会议是党的高层会议,中央特派员陈潭秋、刘少奇传达中共“六大”精神,李运昌认真学习、领会会议精神,发言立意准确。他的出众表述能力,引起了刘少奇的格外注意。通过个别谈话,刘少奇对李运昌的印象进一步加深。

        会议之后,李运昌返回乐亭,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组织农民协会,发动农民开展抗租、抗捐和反霸斗争上。这年8月,李运昌领导乐亭县委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民反对恶霸地主“花会”(一种聚会赌博形式)头子朱绍文的斗争。全县的农民协会会员、农民、商人、学生共3000多人到县衙门口声援,终于迫使当局将罪恶累累的朱绍文押送天津高等法院。组织以农民为主体的斗争再战告捷,得到党中央的肯定。

        1935年春,组织上任命李运昌为中共京东特委特派员,负责在滦县建党。李运昌来到滦县后,住在秘密党员王洪忱家,化妆成天津《民生报》记者,积极开展党建工作。他先从滦县东站附近的坨子头高各庄开始,一连建立了几个新支部,然后又活动到唐山与滦县之间的古冶镇开辟工作,很快又发展了一批人,不久,全京东特委所辖党员已达446人。

        党员队伍扩大,就要创建特委机关。当时党组织活动,根本无活动经费,作为特委实际上的第一责任人,没有一处机关住所,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为此,李运昌一连多日未能解开愁绪。母亲和妻子深明大义,支持李运昌变卖家产,筹集经费,先后筹聚了100多元,在古冶镇建起了一个“大中书局”,一个“大中药房”。这两处场所,成为党的实际上的秘密机关。通过这两处机关收发上级秘密文件,接待同志,为革命活动提供了安全保障。

        当时的党员同志都知道这两处场所好、条件方便、保密性强,以为上级党组织拨付了经费。李运昌也为经费问题特意嘱咐母亲和妻子,切不可泄露经费来源和用场,防止敌人查到蛛丝马迹而暴露目标。

        1936年4月,时任中共河北省委巡视员的彭真,来到冀东视察工作,就住在了大中书局里。彭真来此,主要是召开党的会议,传达省委决定,任命李运昌为中共京东特委书记,彭真还帮助建立了中共冀热边特委,由王平陆任书记。


抗战中李运昌给冀东八路军讲话

 

“李大钊的得意弟子来啦!”

        当李运昌在冀东各项工作开展顺利、各种组织建立齐全时,1937年4月他接到北方局通知,到延安参加中共中央召开的白区代表会议。李运昌怀着激动的心情辗转数日,于5月初到达延安。

        到延安后,李运昌先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接着又参加了中央召开的白区工作会议。

        在白区会议上,李运昌将冀东地区“五四”运动以来的基本形势和冀东人民目前抗击日本侵略者及其汉奸的斗争情况,向中央作了系统的汇报,引起中央领导重视,并让李运昌撰写文章发表。于是,在中共中央主办的《解放》周刊上,李运昌以“鹿鸣”笔名发表了《日寇汉奸统治下的冀东人民》一文。这是李运昌在中央刊物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在延安期间,周恩来单独接见了李运昌,对他在冀东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和鼓励,并告诉李运昌毛主席要接见的消息。

        一天上午8点,李运昌如约来到毛主席办公地。见毛主席站在门口等待自己,李运昌加快了脚步,来到主席身边。毛主席说:“大钊的得意弟子来啦!当年的弟子如今已成了冀东的抗日名将,欢迎欢迎。”主席说着,就握住了李运昌的双手,“在白区工作辛苦了,那才是乾坤颠倒呢,名曰白区,其实是真正的黑暗。我也曾在北大图书馆师从李大钊,今天就以师兄师弟谈谈冀东工作。”

        汇报完冀东工作,李运昌又抓时机道出了心中的不安:“我和同志们在冀东的工作,完全是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部署,一步步向前推进的。主席当年关于农民问题的研究,运用在冀东工作上,任何困难都能克服,各项工作都如鱼得水,您是全党的领袖,我做您的学生还怕当不好呢。”

        主席笑道:“管他师生和弟兄,中华民族危亡的时刻,大家都是同根生,就该同呼吸,共命运,哪有什么领袖与民众。”又鼓励李运昌回去后随时注意局势发展,努力工作,争取在抗日风暴中为党为人民建功。

        即将告别延安时,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的刘少奇又单独找李运昌谈话,传达了党中央和北方局的几项决定:其中一是中共中央决定,改组中共河北省委,任命李运昌为中共河北省委书记;二是运昌同志回去后,要充分准备游击战争,大力进行武装抗日。为此,中央还专门选派了两名团级红军干部李润民、孔庆同,随李运昌去冀东。

        途中,李运昌一行还到云阳拜会彭德怀,向他请教开展游击战争的指挥方法。彭德怀说:“冀东的战略地位相当重要,连接东北华北咽喉要道,东临渤海水道,战争发展下去未来的作用不可低估。要紧紧依靠广大群众,团结社会各阶层,以雾灵山为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本侵略者,保卫华北。”


冀热辽抗日根据地开拓者(左起)李运昌、刘诚光和包森

 

“你是冀东抗日军民的领袖”

        李运昌将军的战斗生涯有口皆碑,多次受到中央领导人的首肯,但有两次事件在他心中留下些许阴影,以致解放后许多年,也由于某些人的某种故意,使得李运昌未能脱得心静。及至1956年他第三次面见毛泽东时,毛泽东拨云驱雾,才扫除了李运昌心头的阴影。

        第一次事件是1945年8月8日苏军对日宣战。据此,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朱德总司令紧急电令李运昌“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李运昌率军区部队主力先机向辽宁前进,相继发动进攻,尽可能多地占领最广大地区,准备与苏军会师。”接到命令,李运昌率部刻不容缓进军东北,不但恢复大部失地,还从沈阳苏军手中接收日伪一座武器库,接收装有武装10万人的各类装备武器的仓库。这一重要情况向中央报告后,中央电令各解放区进入东北的部队不要带武器出关,到东北后发放新武器。其间发生了苏军收回武器库的变故,使先后到达东北的徒手出关部队武器发放不一,甚至晚到的部队无武器可发。李运昌就将先挺进东北的部队中的武器拨出部分,发给后到的部队,就是这样还是出现了“新兵新枪,老兵老枪”和“老兵无枪”的舆论在部队流传。李运昌等先机挺进东北的领导人受到了责难,蒙受了委屈。


抗战期间李运昌查看地图

        第二次事件是1945年12月下旬,东北人民自治军司令员林彪在阜新召集会议,黄克诚、李运昌参加会议,原定李富春、吕正操参加会议,因交通不便,二人未能到会。会后接中央军委急电,要林彪安排主力部队配合热河(承德)作战,林彪借故拒不执行军委命令。当时身为自治军第二副司令的李运昌对此极为不满,为落实军委命令而与林彪发生了激烈争吵。虽说是李运昌服从大局,率领有限部队参加了承德保卫战,但因兵力不足,承德保卫战的被动局面,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典型的工作分歧,最终导致了林彪的长期报复,以致“文革”期间林彪集团强加给李运昌多顶帽子,被无故关押在秦城监狱7年,后又流放到山西长治4年。有心人明白,这是有人想致李运昌于死地。

        1956年3月8日,时已在交通部任职的李运昌同34个部委分别向中央领导汇报。李运昌代表交通部党组向刘少奇作了汇报,之后又向毛主席汇报。汇报完交通部工作,毛主席对交通部工作作出指示后,留李运昌单独谈话。毛主席就李运昌坚持冀东抗战、巩固抗日斗争根据地所作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说他“在极其艰苦的斗争中成功建设了无人区里的抗日根据地,写下了一段抗日战争史上的新鲜战例”。

        对毛泽东满怀深情与真情的肯定,李运昌只是谦虚地表示,抗日战争期间的斗争策略及斗争方法,都是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进行的,自己只是执行了中央和军委指示而已。毛主席对此微微一笑:“不能否认一个地区、一支部队主要领导人的重要作用,否则,人的主观能动性就派不上用场了。没有你李运昌,就没有冀东抗战的胜利,你就是冀东抗日军民的领袖。”接着,毛主席又询问了李运昌:“率部队先机挺进东北后有人议论的‘新兵用新枪、老兵用老枪’的说法还有思想压力吗?中央可是明确了责任,中央发的电报,中央负责,责任不在汇报,也不在先机入关的部队,更不在你李运昌。中央也不知道苏军随后收回了武器库,害得你李运昌这些年有压力、受委屈。”

        见主席很理解自己的内心和这些年的苦衷,李运昌压抑内心多年的苦闷此刻已完全倾吐出来。


责任编辑:辛果

标签 —

分享:
0.085005s